博客年龄:18年3个月
访问:?
文章:1735篇

个人描述

姓名:王月丹职业:教师 年龄:38位置:中国,北京大学个性介绍:热心,有一些专业知识,有专业精神,愿意为大家提供专业的看法。免责声明:此博客为本人个人学习与交流所用,并非信息公开发表的平台,可以供网友参考,本人力求科学与客观,并尽量列出原始参考文献,但各位网友借鉴时,请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判断或采信,本人对此后果不承担任何法律或者道义上的责任。同时,本人只希望这些观点可以与大家分享与交流,相信大家自会有判断能力,所以,我欢迎大家以科学的态度进行讨论与交流,但不欢迎和坚决反对任何人在任何场合以侮辱性的语言进行评论。同时,这里的观点是我个人的观点,与北京大学,以及其他任何个人与团体及单位无关,不代表他们的利益,他们也无需为此博客的言论承担任何责任与压力。

又见鼠药惹祸——评8岁男孩将老鼠药塞女同学嘴里事件

2016-11-11 22:40 阅读(?)评论(0)
  据报道(http://news.sina.com.cn/s/pa/2016-11-11/doc-ifxxsmif2746518.shtml?cre=sinapc&mod=g&loc=37&r=15&doct=0&rfunc=56&tj=none&s=0),乌鲁木齐市二年级学生欣欣在课间活动时,被同学喂了一颗老鼠药,闻讯赶来的妈妈马女士立即带女儿去医院洗胃,所幸无生命危险。欣欣今年上二年级。据她回忆,11月2日11时许,第二节下课后,她与几位同学站在过道里聊天。 “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转身看到晓峰(化名),他突然把一颗红色的东西塞进我的嘴里,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咽下去了。”她说,当时还以为是零食。上课铃声响起,欣欣和同学们回到教室后就感到身体不舒服:“当时觉得舌头慢慢发麻,嗓子辣辣的,肚子胀鼓鼓的,恶心得想吐。”欣欣回忆说,当时晓峰对她说了句:“你知道吗?我刚刚给你吃的是老鼠药。”“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就挺着急的,因为老鼠药是有毒的。”随后,欣欣举手起立,向老师报告自己被喂食了老鼠药后肚子疼。“我当时在办公室批改作业,健康老师带着欣欣和晓峰来了。”班主任说,了解情况后,她立即通知了两名学生的家长,并咨询了解急救方法。“我先带欣欣漱口,她吐出了一些异物,但还是感觉不舒服,我又让她喝了两大杯水,希望能帮助排出体内毒素。”她说。 12时许,欣欣的妈妈马女士赶到学校,看到女儿无精打采地坐在书桌旁:“脸色发白,当时把我吓坏了!”马女士说,她抱着女儿赶到儿童医院,立即洗胃抢救。  “胃管从女儿的嘴巴塞进去,再注入洗胃液,她难受得直掉眼泪,我们看着特别心疼。”欣欣的父亲刘先生说。 儿童医院急诊科张医生告诉记者,欣欣送来后被诊断为急性鼠药中毒,经过洗胃已无生命危险,但需要3个月的回访以确保安全。
    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天,有报道说鼠药中毒的问题了。
    昨天,我就已经说过了,目前的灭鼠药主要是维生素K的类似物——双香豆素,可以拮抗维生素K的凝血作用,而导致脑及内脏出血等症状,甚至可以引起人体中毒死亡,其中毒剂量仅需要1mg/kg,以此计算一个小学生也就需要几十微克就可中毒,甚至导致死亡。
    在这个事件中,我觉得当事的孩子都算应对正确。首先,晓峰及时承认了给欣欣喂了鼠药,而欣欣第一时间通知老师此事,这使欣欣能够及时救治。因此,今后必须提醒孩子,有什么事一定要说,要及时汇报老师。
    第二,这个事件中,老师的处理还算及时,但也存在失误。失误之处一是没有第一时间送欣欣去医院急救,而是等待其父母到来,这差不多1小时,如果不是双香豆素类缓慢中毒鼠药的话,而是以前的含氟鼠药,估计就丧失救治的机会了。其次,在学校使用鼠药灭鼠,居然没有准备维生素K等解毒剂,而且没有专业的校医或者CDC的毒理专家在校指导,只是靠老师自己咨询采取措施,实在是太草率了。
    在此,我一方面呼吁应该加强鼠药的宣传教育,同时,更重要的是应该要重视学校的安全问题,发生这类安全事故,必须有预案,有责任,有追究,有处理,有警示。应该为中小学都配备合格校医,对重大问题要有针对性的应对,例如施放鼠药,就必须提前培训校医和教师如何预防和处理救治,建立救治热线和输送急救的渠道,在学校配备必要的解毒剂。  
     小学生是祖国的未来,必须精心呵护,不能马虎。试想如果,晓峰不说出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很可能就会因为一次玩笑,毁掉两个幸福的家庭。就如同复旦大学的研究生林森浩与黄洋一样。
    这种事想想就可怕!
    为了祖国的未来,请慎用鼠药,做好鼠药中毒的预防安全措施吧。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 博士 
    于学院路38号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