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年龄:18年3个月
访问:?
文章:1735篇

个人描述

姓名:王月丹职业:教师 年龄:38位置:中国,北京大学个性介绍:热心,有一些专业知识,有专业精神,愿意为大家提供专业的看法。免责声明:此博客为本人个人学习与交流所用,并非信息公开发表的平台,可以供网友参考,本人力求科学与客观,并尽量列出原始参考文献,但各位网友借鉴时,请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判断或采信,本人对此后果不承担任何法律或者道义上的责任。同时,本人只希望这些观点可以与大家分享与交流,相信大家自会有判断能力,所以,我欢迎大家以科学的态度进行讨论与交流,但不欢迎和坚决反对任何人在任何场合以侮辱性的语言进行评论。同时,这里的观点是我个人的观点,与北京大学,以及其他任何个人与团体及单位无关,不代表他们的利益,他们也无需为此博客的言论承担任何责任与压力。

雾霾中存在耐药基因,公众无须惊慌

2016-11-25 17:56 阅读(?)评论(0)
   据报道(http://news.qq.com/a/20161124/041382.htm?_t_t_t=0.7421241699912162),雾霾天,北京的空气或许已经成为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的“储存库”和传播途径。国际期刊《Microbiome(微生物)》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结果揭示了上述现象。该论文的通讯作者、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主任Joakim Larsson认为,空气可能会是抗生素耐药性传播的重要途径,而这之前没有被意识到。北京空气中的微生物群落含有的已知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种类最多,平均有64.4种。为了调查高丰度的抗生素耐药性基因是否是空气的普遍特征,研究团队在“454测序平台”调取了美国纽约和加州圣迭戈在家、办公室、医院三处的空气样本。对比北京的空气样本后,结果显示:在空气所含的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的数量上,纽约和加州圣迭戈的三个场所与北京相当;但在种类上,北京的空气要比美国两个城市(办公室空气除外)更多。值得警惕的是,研究团队在文章里指出,他们在北京的空气中发现了针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这意味着什么?文章把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称作“一种可最后求助的抗生素”。那么,北京的样本空气中被发现的耐药性细菌是否是活的?该论文没有给出结论。但Joakim Larsson表示:“根据其他关于空气的研究,有理由相信,空气里混有死的和活的细菌。”如果空气中带有耐药性的细菌具有活性,其带来的风险是直接的。
    其实,公众对此不要也无须恐慌,因为这篇文章顶多就算是一个标题党。而且,我甚至还可以说,这些空气耐药菌就活的,我也做过类似的研究,可以证明耐药细菌确实存在于空气中,而且是活的。
    但是,这其实很正常,因为细菌在空气中无处不在,耐药细菌也可以像其他细菌一样在空气中生存,甚至播散。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是,我们为什么不会发生耐药细菌的感染。
    这是因为我们机体对抗细菌,主要还是依靠自身的免疫系统,而不是抗生素,细菌可以耐药,但不能耐受免疫系统。只有在机体免疫系统功能失调,例如某些病毒感染(例如感冒)后或使用免疫抑制剂,才会发生继发的细菌感染,这时候往往才需要抗生素的帮忙。
    所以,只要维护好机体的免疫健康稳定,就不必害怕细菌,甚至耐药细菌的感染。
    至于所谓“研究团队在文章里指出,他们在北京的空气中发现了针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这意味着什么?文章把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称作“一种可最后求助的抗生素”。”这就更是与雾霾没什么大关系了。
   因为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并非是最后的抗生素,自然界中,耐甲氧西林葡萄球菌、嗜麦芽窄食单胞菌、黄杆菌及产金属酶的的细菌如部分沙雷菌、脆弱类杆菌等等细菌都对该类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主要品种和临床选用。http://wenku.baidu.com/link?url=kOrE5l6Nm2NoCK3Cvj1G9-ONvBiCvM5BmuqbzuW4Tv_zOLELpRt6kTGI3-68DAewbLZzLnUjfqGM_ib9XVHmU7FU7ehqm4t9hlEpJ-rcSY7)。而实际上,万古霉素才是真正的“抗生素最后的王牌”,在其他抗生素对人类感染的病菌无效时才会被使用,是目前人类对付顽固性耐药菌株的最后一道防线,甚至对印度等南亚国家新近出现的“超级病菌”NDM-1也会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可是,您知道吗?实际上,我们生产的大部分万古霉素并没有被人类使用,而是作为生长促进剂被动物吃掉了。因为万古霉素能减少由细菌产生的毒素对生长的抑制作用,减少细菌对营养素的使用而更多地留给动物使用。给家畜饲喂含万古霉素等抗菌素的饲料可降低免疫应激,使蛋白质合成转向肌肉而不是抗体的合成。因此,在畜禽养殖过程中,人们为增加产肉率而在饲料中添加万古霉素。据文献报道(万古霉素在动物性食品中残留的风险评价。现代畜牧兽医。2013,9:50),1996年用于人类治疗的万古霉素总量仅为1 500 kg,做饲料药物添加剂的同类抗生素达到80 000kg,是人类用药量的53倍。1992~1996年,澳大利亚平均每年人用万古霉素的治疗用量为528 kg,作为饲料药物添加剂的同类抗生素用量达到62 000 kg,是人类治疗用量的117 倍。在丹麦,每年供人类治疗用的万古霉素只有24 kg,而养殖业却消耗了24 000 kg 糖肽类抗生素同类药物。万古霉素的滥用在全世界的养殖业都是非常普遍的,在中国显得更为严重。在被调查养殖户中,约50%养殖户在饲料里不同程度地添加过包括万古霉素在内的抗生素。而这些抗生素又会通过动物的排泄物进入水和土壤以及空气等自然环境,甚至通过肉等食物进入人体。所以,说北京的雾霾里出现耐药细菌甚至出现对万古霉素耐药的细菌,都是不足为奇的。
    我差不多8年前,就想检测空气中PM2.5中的耐药基因,但同行劝我说,这个话题太敏感,容易导致公众误解而恐慌,于是我只做了预实验,而没有发表公布结果。
    虽然,我觉得空气中存在耐药菌并不奇怪,公众不必紧张,但考虑到雾霾可能损伤人体呼吸系统的免疫屏障,可能促进耐药菌感染人体,因此这个问题也要关注。我也在此呼吁有关部门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严格管理兽用抗生素,并逐渐禁止饲料添加抗生素。同时,要严格管理好抗生素喂养动物的排泄物及其制品,不要让其中可能存在的耐药菌进入土壤、空气和水中,从而维护公众的健康。
    雾霾里存在耐药菌,没什么大不了的,公众不必惊慌!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  博士
    于学院路38号
该日志已被搜狐博客录用:http://blog.sohu.com/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